第二次去家玲家行记(四)

张凯 其名为湫>爱情 2019-6-7 23:59 1835字 4分钟 201 0 字号: | |

由于今天下午3点多要坐车去广州,我很早就醒了,大概7:20。

早晨起床头昏脑胀,一方面是睡眠的时间太短,一方面是空调温度开的太低了,冻死我了。或许有一点感冒的症状,喉咙发炎,浑身无力。

由于起的比较早,我催促家玲起床。她说带我去海边的。可是她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起来,说要睡到9点。

我也没有管他,忙着自己的事情,差不多等他洗漱完毕的时候,我也把事情做完。那会儿已经上午是10:00了。

家玲说带我去看海的,没看成,我一肚子气。昨天晚上看海变成了看房,今天早上看海变成了看空气。她还说带我去吃早饭喝早茶呢,心里想都10点多了,在我们家过半个小时就吃午饭了,要吓死我吗?

气冲冲的我开着小电瓶车到了她家,我混吃混喝的,喝了两碗大白粥。家玲被她的老爸责怪了,她的爸爸说,为什么回来吃早饭不提前通知她的妈妈?让我回来只能喝大白粥,吃小肉圆。不过我心里还想着这个早餐也不错,至少还有小肉圆呢。

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让家玲带我去看一看他的哥哥,养殖的乌龟。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哥哥养的乌龟满地跑,而且据我们观察,一共死了两只。这些乌龟都已经断头了,腐烂了,散发出恶臭,有点渗人。

在我的思维里,如果说养乌龟出于对动物的关心,那么就应该善待他们,不应该让乌龟自生自灭,腐烂了都没有人收尸。如果说出于商业盈利考虑。那么至少应该卖掉一半,在略微收回成本的同时,节省开支。不过说真的,感觉这个乌龟腐烂到头都掉了,真的有点可怜。

11:30的时候,家玲带我去看划龙舟。或许是因为太阳暴晒,我开始浑身乏力,本来就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去了,但家玲说不去来不及了,我想想既来之则安之,就和她一起去了。

待到比赛划龙舟的地方,但见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真令我想不到,看似一点大的小镇,居然有这么多人来看划龙舟,几百米的海岸线里,三层外三层,根本就不是来看划龙舟的,而是来看人挤人的。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而且我看很多人根本挤不进去拍龙舟,而是拿个手机拍,人多的造型,笑死我了。

简单看了一下,也没有找到地方插到前排,再加上自己已经被太阳暴晒的快烤焦了,此刻感到不想下咽任何食物和水,我对看划龙舟比赛失去了兴趣,准备离开。

前后间隔10多分钟,我打了三个电话给家玲,我想让她一起离开。家玲坚决要看划龙舟,这让我愤怒,真不知道她带我来看划龙舟比赛,还是她自己要来,而且我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气急败坏的我关了机自己开了摩托车,走到了某个小区。发动摩托车的时候,因为开的太快,后轮还漂移了,差点摔倒在地,我想破相了就好了,让她见识见识我的愤怒。

后来还是气不过,打开了手机去接了家玲,回到了宾馆。

在宾馆里刚收拾好行李,就退了房,去她家吃最后的午餐了。

还好今天我寄过来的,快递到了,这让我临行前有一点面子。毕竟我这次没有空手人来,不管送的东西好坏,礼轻情意重。

吃饭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精神不佳了。已经确定是感冒无疑了。

家玲的爸爸问我要不要喝点酒,如果不喝酒的话,酒就蒸发了。我想恭请不如从命,又喝了几小杯白酒,头愈发的沉重。吃饭时,未到家玲的大哥,听说去举办划龙舟的村子吃酒席了。

饭罢,稍作休整,家玲二哥的朋友送我们去了动车站。

离开电白.png

此刻我已经觉得自己体力不支了,连行李箱都不怎么有力气推了。家玲的妈妈还带了荔枝以及鱿鱼干给我们,还好不需要我挂着。

坐在动车上我一路沉眠,想来已经有点发烧了。

两个小时出头后,我门到了广州之后,乘坐地铁,并且还转了一班地铁,历经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到达了人和地铁站。

出了人和地铁站,我们又走了近一刻钟的路程,才抵达丽枫酒店,一进酒店我就倒在了沙发上,家玲去办理了住房手续,而我为发高烧已经失去了力气。

到了房间之后,我立刻洗了澡躺在床上,家玲给我冲好了药水,又专门出去买了药给我吃。至少她没有发什么牢骚,还是挺任劳任怨的。

可惜美中不足的是,让她去买一碗皮蛋瘦肉粥给我,白粥也可以。她却画蛇添足给我来了一碗海鲜粥,海鲜粥一喝下去药效全废,当我好不容易发高烧,减退了一些,没想到第2天又复发了,当然这是后话。

喝完粥之后,我便早早的休息了。

本文链接:http://www.aswait.com/aq/1145.html 百度已收录
版权申明:文章如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凯博客"。

也许您还会对下面的内容感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