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史1926》--张竞生

张凯 个人原创>读书笔记 2017-11-21 14:08 2847字 1521 0 字号: | |
书名:性史1926
编者:张竞生
排版:黄薇
美编:佳蕙
ISBN:9787510066436
性史.jpg
1.《性史》出版后仅四个月,便先在天津遭禁。起因是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致函警察厅,称南开附近的书店出售《性史》、《情书一束》、《女性美》、《夫妇之性的生活》、《浑如篇》等书,“诲淫之书,以此为最,青年阅之,为害之烈,不啻洪水猛兽。”

2.在这本书中无论所写的为正态为变态,只要它是实在,它便具有科学的价值。它与淫书不同之处:淫书是以作者个人虚构的情状,专门挑动读者的兽欲为宗旨;这书乃以科学的方法,从种种实在的方面描写,以备供给读者研究的材料。

3.以科学家的态度而言之,于各人性史上所要的是事实,当然无顾忌无避讳,应有尽有,登载出来。可是在“按语”上,我们所要的是一种最美的艺术方法,而希望由此方法,使这个被世人诬蔑为猥亵与误会为神秘的性欲,变成为世间最美妙、最兴趣和最神圣的事业。科学与艺术,并进而不悖,使阅者对于今后的性欲,一面得了科学的教训,而一面又得到了艺术的技能,这就是我们发刊这部《性史》的用意了。

4.可惜无数的中国女子,被虚伪的礼教蒙蔽着,对此道不敢谈一字。而对方的男子,也因缺乏性知识,仅受自然的冲动,一味蛮干,只顾自己能够出精就算完事,不管对手的苦楚,结果双方皆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在男子则因为对于妻的不满足,常至堕落为妓院中的嫖客,而得到梅毒的不可胜计;至于独守空床的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可怜的女子因为性欲不满足,或过闷,以致发生刺激病、子宫病等,恰如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唯有把不值钱的生命去拼罢了。你们不信,试看那些油头粉面的太太奶奶们,有几个活泼的红颜!

5.我尝询问了许多娶妾已数年或十余年的男子,他们都说他妻素不知兴趣是什么,更谈不上有与领略过如男子丢精一样的性感了。女子的丢液固然与男子丢精的性质不相同,但其快感恐比男子更大。 女子有许多种阴水,一为香液,乃阴核内面所泄出者;二为阴道排泄液,每于阳具输送时发现;三为“巴多淋液”(“Bartholin”,即巴氏腺,所分泌的黏液能滋润阴道),乃一种阴道口腺的液,则必当女子领略性的兴趣极满足时才能泄出,且泄出时如男子射精一样的远击。

6.这“第三种水”丢时,女子如醉如痴,周身觉得痛快无比,过后又觉得些疲倦,与男子丢精的状态前后相似。此时子宫内呈极大的变动:一面分泌了许多子宫腺液,一面子宫颈内的积液被压迫而外出。前项作用,有说这些子宫液得以减少阴道内酸素,使精虫得久在此中生存。后的作用乃使精虫得以便利入子宫。

7.我假设卵巢也必于此时输送卵珠到子宫内,此事虽未被人证明,但我想女子与男子的性作用大都相同。男子丢精,精虫同时送出,女子丢“第三种水”时,既与男子的丢精同样兴奋和疲倦。那么,由上“自然之例”推之,其卵巢必然同时有相当的工作,即是输送卵珠下来子宫以备与精虫结合。这些卵珠既如此新鲜兴奋,自然易于成孕,且所受孕的胎孩必较强壮活泼。现时一般人只知卵珠有一定成熟期限,成熟后就下到子宫储藏,这个仅见其一,未见其二。

8.第一,男子不要太多次射精与太快射精,故交媾的次数不可太多,如壮年人每星期一次二次就够了(要避免多交媾,与女子隔床,或分房或离屋单睡才可),但每次要长久,最少当延长二十分钟以上,能延到四十分至一点钟更好。女子丢第三种水时,大都在交媾二十分钟以后,男子当与女子同时丢精为要。如让女子丢过一、二次后,男子才丢则更妙了。
第二,女子性缓,男子性急,但膀胱空或满,能助性成为缓急,故交媾前,男子须清小便,女子则要稍储小便,因膀胱满能使性机关充血,易于起兴和丢精。男子清小便,正为延缓射精;女子满膀胱,则为催促易于丢“第三种水”的作用。
第三,男子于交媾前,须用种种方法挑动女子性发。于交媾时,则要亲吻、亲颈、摸乳、摸阴核,以及种种抚摸温柔应做尽做,弄得女子充分美畅。
第四,更关紧要的,是女子应当立于主动的地位,不可含羞怕耻,一味如木雕美人一样,仅听男子的主动。须知交媾就是交媾,不是讲礼仪,也不是讲道学。一个好女子,平时当如天仙玉女的清静,交媾时则当如“荡淫妇女”的放恣,满身活动如跳舞一样,无处不与男子的性机关合拍和调。阴道内更收缩驰骋,弄得男子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女子好身手,杀人不用刀,伊们制伏男子的许多方法中,闱房战术当为极重要之一了。

9.男女互相调和,男子方面固当如《结婚的爱》所说,体察在某时候(据说是女子每月有两次或一次性的冲动期)女子有了性的冲动,才可与伊交媾,此外应当节欲。但我想女子也应当时时立于主动地位,时时体察男子在何时性欲最昂奋,自己也当兴奋起来以满足男子的要求。

10.女子有定期的“性兴”,男子也有之,不过女子显现,而男子暗隐罢了。女子性兴,每月有一次,或每两周有一次。但此不过是就其生理上最显现的冲动而言,人类不是如各种动物一味受自然的“交尾期”限制,故女子和男子一样随时皆可有性的冲动。那么,女子如果真爱其男子,则当男子冲动时,伊也当同时冲动起来满足其兴趣了。故我不赞成女子应当时时立于被动的地位,男子则处处立于主动的地位。

11.譬如丈夫对妻子说:“我看今夜你怎么对付我呢!”女子此时不免脸一红,但此时女子应当向其丈夫热热湿湿地亲一深吻,并应说:“恐怕你连战皆败啊!”此时情况何等美丽,周围空气又何等热烈;若女子面一红就走避了,则变成何等寂寞无聊了。

12.俗话说:“妻情不如妾情,妾情不如偷情。”这个不但是人情“厌故而喜新,重难而轻易。”乃因偷情者有两重求乐的地方,一面是恐私他人知道,一面又骤喜对方的获得。偷情乃情爱的冒险者,由冒险所得来的物件自然较不劳而获的为有趣为香甜,所以偷情一事,能够在情爱史中占有一个极重要的位置,并且这个现象在人类才能发。因为必要男女双方同意,而社会又不允许他们正正经经地去做,所以他们就不免于偷情了。

13.倘过其妻有“情人”,则当侦探其情人擅长何术,为丈夫者当于此点充分注意,务必超过伊情人的好处。若自持力有所不及,则就放虎归山,与伊离异,使伊得与情人欢聚。或者伊因与情人长聚而讨厌了,一旦回想旧夫的好处,再求重圆也未可知,这是第七种的纵擒法。其他尚有种种方法,不过我们就截止不多谈了。

14.你若说,这样困难做丈夫,不如勿做。不错!做一普通丈夫甚易,但要做一个“情人的丈夫”则甚难。你若要过那平常无味,甚且痛苦的夫妻生活,那说不用说了,如你要享用一个浓厚及情景时新的情人化的夫妻生活,则你不免先吃一点苦去研究些好方法。

15.性,原是生物的一种本能。只有人类的性赋予文化的内涵,为之立史才有道理。可是中国历来颇多怪事: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许说;即使可谈,也不能写。天天有数以亿计的人在做的性事就是不能见诸文字,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尤其如此。胆敢为性作史的张竞生,因此身败名裂,终生蒙垢,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链接:http://www.aswait.com/dsbj/3567.html 百度已收录
版权申明:文章如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凯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