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一下,自上一篇日记写完至今,刚好一个星期。今天是周六,亦是8月的最后一天。 从处理江西事故至今,已经有三十天了,今天突然发现,我太会计较他人了。 冤有头,债有主,一切事情发展的源头不是我吗?如果不是我去揽江西这个活,会出这些事情吗?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会让大家跟着我左右为难吗? 再者,说难听点,如果不是我为了做这个包人工的小活赚区区两万块钱,会让这么多人因此受伤害吗?会让我爸爸与舅舅陷入其中吗? 先不去计量这些,这些明天写月底小结时再做考虑,且说说最近几天在忙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可谓忙的昏天黑地不分昼夜,基本都是凌晨休息,所以虽然做了很多事,但日记也拖更了。    8月24日

早上在江西景德镇出发,因为用了一会儿电脑多花了一点时间,临近中午火急火燎坐滴滴赶到动车站。

到了动车站恰临检票,却上错了动车,还好正好没我的位置,多次确认后,在动车启动前换到了正确的动车上,估计再慢一分钟就上不了车了。

到了福建武夷山后,坐客车到了福建邵武。到了工地后却得知甲方今天不能及时来到,白白耽误了一天,晚上和毕占营一起吃了晚饭,明明只喝了一瓶啤酒,却恰似发泄了心中所有的情绪。

晚上就睡在毕占营租住的房子里,房间还不错,有空调,不过我们两个人睡一张床,没有枕头没有被子,是不太舒服。

2019-08-25 083515.jpg

8月25日

上午八点去了甲方公司,谈了三个小时签订了合同,被甲方还价5万元,让我有点不爽,不知道能盈利多少。

签好合同后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简单吃了便饭,便回到房间休息。

还是决定在下午三点出发去江西,因为江西的甲方火急火燎让我过去,要我在27号放预埋件,可惜我临时调配人手很麻烦。(后经证实,我为了放这个预埋件,明明两个人配合做半天就结束的事情,我足足花了2000元让秦连放预埋。)

晚上九点多才到江西高安,住下后点了外卖,好不惬意。

2019-08-26 162815.jpg

8月26日

上午起床后稍微工作了一会儿,就去周敏工地了,签订了相关合同。我让甲方把以前的账目结算给我,他让我再等待数天,我只好答应他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中午在甲方公司吃了工作餐,正儿八经的工作餐,苍蝇四处废物,饭菜凌乱不卫生。

签完合同后我就出发了,去了钢材市场定下了该工程所需要用到的螺纹钢预埋件,并让加工厂送到工地。

傍晚时分开车到江西南昌,凌晨一点家玲到了,我去接她。


8月27日

由于凌晨三点才睡,早晨八点多才起床。

从江西南昌昌北机场附近一人开车回家,开的是面包车,足足开到夜里11点才到家。

夏季面包车闷热,独自一人开车,其中艰辛不可描述,实在煎熬。

到家之后和母亲扯了一阵子对江西事故的看法,实在憋屈。


8月28日

早晨在家中整理了这趟出门堆积下的部分文件,临近中午去厂里和父亲商量赔偿事宜,无果。中午与其一起回到家中吃午饭并简单谈了一下。

吃过午饭后休息了一下,去陈庆家里了解了一下,把我们大概的想法告诉了他。

回到中央华府,我拿了行李火急火燎的开车去盐城动车站。第一次来动车站,停车就是个大问题,转了3圈才找到停车位,停下来后赶紧取票,取票结束进站刚好检票,再晚一步便是使不得。这是我第一次在盐城坐动车。

晚上到了潍坊,出站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却晚了一分钟没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打车直接去昌乐花了60元,不算多。

住在昌乐尚客优酒店,在隔壁吃了牛肉面,一夜无话。

2019-08-28 190141.jpg

8月29日

早晨起床,8点去了工地看了现场,如需施工不算困难,也不简单,需要我提供图纸。

甲方是资金雄厚的业主,数栋粮库同时施工,一看就是不差钱。再一接触,原来是房地产开发商。

在甲方的办公室仅仅坐了一个小时,便知道了什么是“往来无白丁”。过来的不是高级别的领导就是有资本的主,随随便便买块“小”地皮就是八九百万。

和甲方闲聊了一会儿,得知他的孩子还比我大一些,是美国留学回来的硕士,就业于北京。羡慕别人的背景的同时,更感叹第一代企业家创业的困难,想来也是一步一个脚印才堆积出来如今的资本。

和甲方一起吃了午饭,错过了坐动车回盐城的时间,坐汽车回家慢吞吞,到了盐城已然11点,再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到家中,一个字,累!


8月30日

早晨将江西事故伤员陈庆的赔偿款赔付掉,并做好了相关手续。

忙活了一会儿,动身去了江苏南通,到的时候刚好是饭点,看了一下工地后,甲方请我们一行人吃饭。

吃饭的时候刚好下雨,这顿午饭吃了应有一个多小时,吃饭时张杰闹情绪,令我很不快活。

下午甲方带领我去了另一个粮库看了一下,看了现场后,再对比图纸,发现驴头不对马嘴,图纸设计的完全不符,根本无从下手。

单单看了工程面积,只有两千余平方,真的不算大。所以虽然我志在必得,但也不太能提起兴趣来。

看完工地后,和家玲、张杰去了如皋花鸟市场,我们购买了发财树、吊兰、多肉等,张杰购买了一颗橘子树。

晚上开车到9点才到家,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花卉搬到楼上,等我将张杰送回镇北家中后,再回到中央华府,再一个人花费了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将花草整理好,已然是凌晨一点多了,疲惫,但心情是开心的。


8月31日

早晨忙着将山东潍坊的图纸绘制出来,再整理一些电脑上的文件。原本工作一切顺利,却接到了昨天赔付完毕的陈庆闹事闹情绪的信息,这让我愤怒异常,又为处理他的事情而操心,编辑了大段文字。

下午继续绘制山东潍坊的图纸,绘制完毕后又安装了上个月购买的标签打印机,好多件事情一起做让我有些烦恼。

直到我7点吃完晚饭,才将标签全部编辑完毕打印出来,后去镇北理了发,回来路上买了零食,写日记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