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在家里休息了一天,调试了营销神器规则,发了没几个,吃了药,感冒好了。
傍晚的时候去了公司,把带回的工具交到了保管室,修理好了黑色的两项线,将咬口机电机放到了车上。
到家的时候妈妈不在家,自己热了菜,拾缀了行李,早早入睡。


2016年12月27日
上午七点从家里出发,买了一套焊割设备,包括氧气管乙炔管,氧气表乙炔表,割枪及割咀,花了四百一时元。
带上秦连周益順大小张虎出发,由于没有走高速,中途还因为导航误导走错了路,花了很长时间才到常州,吃完午饭就动手开工了。
我一下午买了一些工具,直到下班才装好咬口机电机,员工拆除了最后一个雨棚,上屋面搬瓦。
我们在较上次高级一点的“常泰宾馆”住下,价格不算高,总归免夜寒之苦。


2016年12月28日
一早让人送来了脚手架,拼装一番开始拆除山墙。
起初是准备割山墙的,后来发现直接扳开反而更快速,山墙的拆除工作比想象中来的更快速,晚上五点已经全部拆除完毕,连晚换了脚手架给租赁店。
甲方和我说吊装屋面瓦的时候需要把下地的彩钢瓦割成三块,交涉无果,公司里派了倪明第二天来我工地完成这项工作。


2016年12月29日
凌晨就行了,想到今天是某网友的生日,特别的人。发了短信,写了随笔。
上午开始拆除采光带,拆了七零八落,原先准备下午就吊装的,没想到扳瓦进度缓慢。
中午的时候倪明到工地了。
下午继续扳瓦,听说倪明因为工作经验不足,扳瓦的时候脚踩在采光带上,不慎一滑,还好小张虎手疾眼快,抓住了他,才没出安全事故。
一下午瓦扳的差不多了,我预约了吊车。


2016年12月30日
一早吊车迟迟未到,到了之后驻到现场吊车居然坏了,直到九点才来了三十五吨吊车开始吊装拆卸屋面,上午只剩下没做多少活。
下午谈好了价格,才菜市场北面继续干,看到三点半在北面已经无法施工了,恰逢面包车车胎破了,我去补胎,让吊车驻车到巷子中,伸臂看能否完成吊装,运气不错,三十九的臂刚好可以伸到指定吊点,眼看才四点出头,我让吊车掉一块瓦下来试试,吊车百般推搡,急的我脾气都快上来了,他这才慢慢伸臂,掉下一块,掉在巷子中我算好拆除的雨篷个数刚刚合适,正好等放下一组拱那个什么你懂的形屋面板。


2016年12月31日
由于昨天三十五吨吊车走了,约好今天来的三十五吨吊车变成了二十五吨K5吊车,但臂长和三十五吨是一样的三十九米,既来之则安之,吊车直到上午八点有余在驻车完毕开始吊装。
我继续和吊车老板杀价,最后比既定的三十五吨吊车还下了两百元,以一千二百元一个台班的价格成交。
吊车一直作业到晚,还剩下八吊。
晚上和几个员工喝了点酒,这酒一喝就刹不住车了,越喝越多。深夜醒转不免担心几位员工未能醒酒,怕次日登高有安全隐患。下决心,以后在工地再不教唆任何人饮酒了。


2017年1月1日
早上起床发现起了大雾,联想到昨夜众人饮酒醉,想推脱吊车下午再来,推脱未果。
吊车七点半才到工地,继续拆除,拆除工作有惊无险,恰恰中午完成了整体屋面的拆除。
倪明被派遣回家,安全到家。
下午是屋面拱脚拆除的工作,看来比较吃工,我明天驻守屋面,仔细的看他们施工,看看到底进度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