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北区圩塘镇到徐州沛县郝寨,全程550公里,六小时不瞌睡一脚蹬屁股不离凳子不休息,特此纪念。
    可是饶是我花了本可以避免的精力和财力,最后换来的却是沉默,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人情薄如纸,掉下河要命,爬上岸要钱,定理。没必要对人太好。
    不过还是算了,毕竟他们终究是相对而言的弱势群体,没必要于此事耿耿于怀,量大财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