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一行人停在服务区在车上睡了一宿。早晨到达高安,访遍钢材市场,发现高安粮库所用的托板在现场做成本居然比从家里发来价格还高。此举作罢,还是从家里拉托板来工地吧。
    到达工地,发现现场土建进度不尽人意,四栋仓居然两栋两栋的施工,与我预期的不太一样。饭后留下秦连一人在工地,我与陈军依次拜访了旁边一所粮库、上高粮库,并驱车至湖南衡阳县拜访一私人粮库。
最近一直在思考自己在做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奔波是干嘛,一年挣不了几个钱,车马劳顿。今年先后施工了江苏常州、淮安盱眙、徐州睢宁的屋面。光这个月20天里,拜访了江苏镇江扬中、徐州睢宁,上海宝山,山东威海、菏泽,福建南平、三明永安,江西南昌、宜春高安、上高,现在又在去湖南衡阳的路上。光是路费招待费,今年少说花了有三万了。
    愈来愈觉得应该换一种盈利方式,可是不付出怎么会有收获呢?
捏着肚子上因食烟饮酒渐能揪起一把的松弛肚腩,衣带渐宽,憔悴伤神。
    诶,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