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心中的痛苦难以名状,无法逃避亦无处诉说,那么给我一坛酒,足以抗严冬。 

CB7DC8744D5549281D768C7B19FFB41A.png

    渴醒了,脑袋瓜子嗡嗡的疼。

    这是我一七年第几次喝酒了?第几次让自己难受?明明知道喝酒伤身为什么还要喝?

    真不知道自己是傻了还是疯。

    如果说喝酒仅仅为了喝酒过程中的遗忘,那么遗忘不断,不如不忘。

    并且对比酒后的痛苦,真的显得做事没有必要。

    可是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要喝酒?

    仅仅是无人诉说的话何必矫情的欲盖弥彰?

    这何尝不是把悲伤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