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对象依然是第一课,我游入它昏暗的湖底,远处的精核如心脏跳动般忽明忽暗亮着光芒,我身子前倾蹬走过去,手臂摆过一抓捞便探出水面。

我怀疑落空了,手里空空的,心里空空的。为了让第一课刻进我心里,就算学十遍百遍我都不能放弃。

心里想的告诉坐在一旁的父亲,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第一课教我离远些看景物,我站得越远,收入眼中的会越多越不清楚。它还教了由远及近处聆听,听到的会越来越清楚甚至吵闹。至于山是什么样的仙山,水是哪处名胜的水,任由我淋漓勾勒。时值春去,未知之花依旧争奇斗艳,游人如织,慕名而来,枝上鸟似乎见怪不怪,饿则捕食,抱则随意,一幅和平共处互相欣赏的画面。

第一课的名字就在上文的某处。我闭眼睁眼见到的一幕幕都是它。父亲悄悄地出了门,想是去买我喜欢吃的去了。关于第一课,我不知道的还有许多,接下来的时间争取把它弄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