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夯实基础,修筑时间洪流不易冲毁的记忆琼楼,父亲陪我复习第一课,速度极慢,力求细嚼慢咽,全方位无死角把一切知识吸入血液里。

第一课是一首诗,我先读了一遍,明白了里面的景物季节:山、水、花、鸟、春。父亲摸着我的头:“诗,需要心去感受,灵魂去触摸,挥笔得出的是真情,要能举一反三。”我伸了个懒腰,在他旁边一只手摸着下巴徘徊,细细思考,自己若化作一缕流光飞入诗中会看见另一片天地。

父亲让我试着重写一首,我潇洒迈了三步:“雨落山依旧。”接着转身走路,挥臂一笑:“风撩湖无纹。”负手而立:“烈冬桃花俏。”随即伤感叹道:“千年瓣飘摇。”

父亲说我的一岁诗需要作一幅画相衬,虽然水平低微,但也算达到要求。

令父亲欣慰的是,我明白静下心来感悟,诗意自然会源源不断地走来,最终虽达不到高深的楼层,至少成就了诗的雏形,然后不断学习,迟早能吟出一首惊叹世间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