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讲座、一次游戏、一次相遇,我认识了许多人,人撞上了人难免会打个招呼,先说声“你好”,我俩就这样勾肩搭背熟识了。

  我朋友很多,包括日常小伙伴和同学,可最要好的偏偏是那个经常“欺负”我的他,他力大无穷,肚子上的赘肉一颤一颤的上下乱动,黝黑的手臂鼓起了一小块的肌肉,更“可怕”的当属那最逆天的体重了——他足足有二百多斤。

  在我眼里他是个“可怕”的傻大个傻胖子,凭着天生的力量日常压制着我,我常常不屑理会他,只认为他在用蛮力欺负我,对此我常常表示不服:“你有种瘦五十斤再来欺负我,你敢不敢!敢不敢!”

  “呵,欺负你我都不屑动手,揍你脏手啊……脏手”

  后来啊他还真脏起手来了,打了我之后就去洗手,而且还故意让我看见他在洗手,一边洗着还瞎嘟囔“好脏啊~好脏”。

  我x!这简直是侮辱我,血淋淋的耻辱,不行,LZ要一雪前耻,猪刚烈你给我等着(猪刚烈是他在班里的外号)。

  我去骚扰他,背后踢他一脚,不料他早有预谋,似乎早就料到我铁定会在背后踢他,于是就在我伸腿去踢的几乎同一时间他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脚,我条件反射似的往后一拽,他抓着我的脚就一屁股交代在了地上,可他仍然不松手,艾玛,我的腿好像麻了……

  此时此刻让我联想到了电视剧里抗日英雄抱着日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