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陈俊洁,是一个马上14的福州人,我表面上阳光心里其实非常的孤独。 我小的时候非常的寂寞,7岁的时候才有人陪我玩尽管我的存在感很低,我不喜欢学习总是感觉学习有用吗?每天几点到校,几点起床,什么时候上课,都得按着家长和学校的规定走,我甚至感觉这些都是家长给我上的枷锁,我总是被遗忘,我在小学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共6年时间我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都没到20多次,所以我感觉预习这个东西都没有用,反正老师都不叫我我还费那个劲干嘛,所以有的时候我想提升我的存在感,我到了现在知道了只有一直用最差的表现才能给老师和家长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就一直变差一直变差,尽管如此我还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老师说我很老实,其实不是,我只是理解这人间五味,我经常被人欺负甚至小的都欺负我,我就是生不了气,因为我这个人很敏感,我做事的时候都会考虑后果,要是把他送到了医院我家都要遭殃,所以我会为我的家人考虑,但是越是这样,我承受的欺负就越重,但是我都能忍住,我想了想我被人欺负了,他们就开心了,就不会去欺负别的人了,一件事总是要牺牲一个人嘛,我不地狱谁入地狱,尽管我抱着这样一种舍弃自己帮助别人的心理去帮助别人还是得不到别人的理解,我受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