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年年如约而至,看尽素雪点点,眉间挥散不去的忧愁,系着那个落寞的背影…… 岁月如棋盘,光阴是棋子,我们只是一个寂寞的棋手,以为守住棋子,看清人世悲欢,便把握的住命运。殊不知,千江万岭,走过的每一条路,叫不归。 人生路上,会邂逅许多不同的人,知己或陌路,亲近或疏远,皆是过客,也只能陪看一段风景。 恰巧,邂逅了一场夜雪,一位老人,在街灯下,雪影里…… 昏黄的光笼罩着街道,白眉夹着雪花翻飞,落回的窠巢,嘶哑的叫声断断续续,打破这雪夜的寂静。 我独自走在街道上,一位看似年过花甲的老人,从幽暗的巷口走出来,口中喃喃着。花白的头发尖顶着雪花,疏淡的眉梢凝着冰屑,睫上聚着晶莹的珠。热气从鼻息中冒出,朦胧了我的眼。 我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不再注意。他猛地抓住我的臂膊,似询问又像自言自语:“你也没有丢,我的也没有丢。”我怔住了,迷迷糊糊间应了一声:“嗯。”我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她迷茫的看着我的脸。 只一会儿,她便松开了我的手,向后退了几步,坐在雪白的地毯上,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战,缩了缩脑袋。 我蹲下身去,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轻声问:“老奶奶,你叫什么名字?有家人的电话吗?”话落,她紧紧的皱着眉头,身子颤抖着,不说话。我坐到她旁边,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