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一个月,或许更久一些,总之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安安静静的写一篇随笔了。
    去年挫败以后开始逃避现实,时至今日已有五月许。这期间骄奢淫逸,总是喝酒喝到午夜时分,颤颤巍巍回到家倒头就睡,第二天醉意朦胧发誓再不喝酒,下午醒转却又约上三俩酒友晚上继续喝。
    与他们泡在一起自会惹上一些烂摊子事,直到近日才解决好。循环往复毫无休止的大吃大喝,把自己整个人都搞费了,成日晕晕沉沉看不下书,没有闲情雅致绘画,没有多余的力气健身,亦没有积极的心态工作。体重逐日增加,起初的一层小肚腩如今却可以一抓一大把,不见曾今六块腹肌,愈发如此愈发消沉,古人云“为伊消得人憔悴”,自嘲我是“为伊消沉人发福”。
    每当下起纷纷小雨的时候,脑海中就会联想到这样一位“伊人”。她说,她最喜欢下雨天了,下雨天最适合分手了。她是多么美丽的人,她是多么任性的人,她是多么可爱的人,她是多么俏皮的人,她有万千种好,她薄情如此。“伊人”并不值得念想,且已嫁做人妻。或以后听到类似“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的歌曲,依然会念想盼望,但自此以后,还是不再提了吧。
    盘索手中菩提,喝上杯中热饮,不知该写些什么。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在喝白开水,并没冲泡什么佐料,也想品武夷正山小种那样的香茗,但自觉进日没做实事并无进粮囊中羞涩,并未采购。实质上我也不是真的没钱,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忙着且挣到钱的时候愿意多花点对自己好一些,手中一停歇下来就觉得该以各种方式省着,督促着自己赶紧努力接业务。这几年来,自身变得现实了一些,物质了一些,不再有愚昧而遥不可及的期望。
    今天把柜中银质杯子拿出来冲洗了,准备以此饮用茶水。此杯昔日曾赠允故人,故人未用,人情薄如纸,南柯一梦后故人退还,珍藏于柜中。彼时自以为将做藏品,此生凭此杯铭记刻骨情谊,如今还是拿出来发挥它本质盛水的作用了。流年似水,冲洗此杯,应当将往日记忆冲刷干净,去其糟粕,留下美好给未来人。
    昨日饮酒时分,酒到憨时,友人说出心中苦闷,直至痛哭流涕,实在令人叹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本该如此,自身对其所悲之事感触不大,常态矣。
    是,常态矣。不看,不听,不说,不想,即不惑,不被六尘--色、声、香、味、触、法所染,即净,净而不染,觉而不迷,即是无上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