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在徐州云龙区火车站,二十一点零五分的车去往山东威海。


    当我从徐州睢宁来火车站的时候,坐的黑车五十元,价格不高。车窗外杨柳依依,春光明媚。
    当进入徐州市区的时候看到熟悉景色,突然想到去年八月初的旅行。初来徐州,第一个下午她被我发现她与前任纠缠不清并在微信备注其名为独角兽,第二天清晨任性的闹脾气也是要去火车站回家,感慨万千。
    其实我现在并不在乎这些往事,甚至有朦胧喜欢的人,只是大家都觉得不可能,也都不愿意戳破这层窗户纸(当然,有可能仅仅是我个人想的太多,误以为是如此),所以我就会胡思乱想,似乎想想往事往人能冲淡现在的情谊(毕竟某种意义上现在这份模模糊糊的情谊一直在被推诿)。
    好吧,或许是因为年轻,总是精力这么旺盛的思考与描述个人的情感生活,真是没出息的很。也是近几年来,我发现我很庸俗,丧失了很多对自身的要求,找个借口的话就是被现实不断打击亦之不断降低对"真善美"的评判标准,并使用双重标准:高要求要求另一半,低要求要求自身。


    在火车站对面吃了快餐,说好的炒面五元豆浆一元合计六元,吃完结账却摇身一变成了炒面二十元豆浆五元合计二十五元。虽然如今已经不在乎这点小钱,但不禁心生不爽。
    记得第一次遇到类似骗局是和朱经理在南京,坐出租车下车后出租车司机领我去他能得回扣的酒店,被朱经理制止了。说到南京,挚友杜广见在南京赶火车,在别人的糊弄之下坐了黑车,在我的指导之下逃离止损,也是有点意思。
    我被骗过很多次。在河北泊头买设备被调包,被设备厂家和物流公司老板骗的当猴耍。在辽宁营口提设备,自以为找了回程车却被骗子物流钻了法律的空子,扣货加价运输,最后在爸爸的指挥之下夺回设备。
    所以说尔虞我诈的社会令人防不胜防,也正如老客户李金安所说的一句俗语:从南京到北京,买的没有卖的精。


    今天睢宁粮库仓间罩棚竣工了,工期拖的太长,利润也较低不能让我满意,中途发生的一些插曲让我心烦。所以就此总结一下该项目在初期谈判到中期施工末尾结算的各方面不足。
    三月初我来徐州睢宁签订合同,本以为该项目会在三月中旬施工,就以三十元包屋顶吊装采光带安装的形式承包该项目屋顶部分施工,并本着养工人的心态以成本价承包山墙制作安装。未料甲方因资金搁置问题直至三月中旬购置彩板四月初才施工,导致我的员工流失。
    该项目于四月二日进场,二号下午三号一天完成单元瓦出瓦组瓦。此时与预计工期不存在出入。
    因为甲方资金问题,在该项目暂停施工数天后,于四月七日重新进场。由于大雾封路,未能在预期时间到达工地,下午吊车司机慢慢吞吞,严重影响吊装进度。
    八号换了吊车再次吊装,原计划一天吊完,因为下午三点开始下雨导致无法施工,吊装暂停。当晚由于甲方拒不付款,我严厉呵斥并指责其行为。
    九号安排员工补瓦安装采光带,我并未去工地,上午出瓦三张每张短了五十公分,下午仅安装完毕三道采光带。
    十号上午安装东面山墙,下午下雨停工。
    十一号上午安装东面山墙结束,下午吊装余下屋面仅耗时三小时,余下时间花了一小时做了与吊车无关的事,半小时盖了一块包边(山墙的四分之一)。
    十二号四点半之前安装了西面山墙,又花了不足一小时完成设备装车。
    明天(十三号)还有两三个小时的工作量才可以竣工,整体工期耽搁的太久了。


    仅以上述内容编辑一段发给员工的话:
    徐州睢宁粮食储备库即将结束,总结一下该项目。
    4月2日3日工作进度如预期完成出板组装,4月7.8日因下雨未能吊装。
    4月9日一天5个人盖了3张采光带,地面包边4道计18.5米,自找麻烦加班加的要命实际只有半天工作量(长乐,光泽3人一组一天盖6道采光带),并且导致甲方隐藏损失(出废瓦18.5米3张,50元1米,计2775元;购买瓦2400元,合计5175元。不含人工费路费运费)。
    4月10日半天,11日,12日,13日半天,总计3天安装山墙。该山墙跨度16米,5人同时施工,耗时3天。常州山墙跨度24米,3人同时施工,后期1天完成1面。
    大家看上去都很努力,但结果却不尽人意。总结一下该项目工期超标的原因:
    1.出现问题不及时汇报,导致误工返工。a.具体表现在瓦出错了不汇报,集体默认,任性的出瓦组瓦,事情做好了才说,导致严重耽误工期损人不利己。b.盖山墙工作量做不出,问原因就说这个坏了那个坏了。出现电动工具损坏,线路损坏,每次都不说,直到要拿出工作量了才说这个坏那个坏,实际人工费都能买数个电动工具。
    2.施工没有具体思路。该山墙大眼瞪小眼,人多了反而做不出事,一个人做一群人看,不为下一步做准备,要做了手忙脚乱,总是集体六神无主。
    结语:盖拱那个什么你懂的形屋顶实际步骤不多,无非托板焊接,出瓦组瓦吊装,钢丝绳采光带山墙,希望大家施工时多为他人考虑,认真施工,不要要么不做发呆要么抢着瞎做手忙脚乱。杜绝本次出短瓦的问题的再次发生。(假设该工程是双包,发生如上问题不是一口命没有吗?)
    请大家认真阅读上文,仅作小结。看到请回复。


    此刻睡在汉口去往威海的K1065次列车7车6号上铺上。
    从未体验过卧铺,哪怕是极其膨胀意气风发的这次也没有。
    明天(4.13星期四)去威海看混凝土搅拌站工地,尽量签订合同,4.15星期六抵达南平签订三明万安直属库仓间罩棚。签成后去江西高安放预埋件,后期再看去哪个工地谈项目。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日记,写了两小时,应该算是随笔了吧。
    每次坐火车都会这样天马行空的写,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