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至今做工程也有四年许了,从懵懂无知到胸有成竹;从一开始到工地上做零散小工,而后像大工一样登高作业,到全面调度指挥现场工作;从接别人介绍的活,而后自己接单,到现在全靠自己接业务签合同。自以为有了这四年的磨练,自身已经沉淀的足够成熟,未曾想还是远远不足,竟被跟着我做的几个小工人弄得束手无策。
    近来永安与高安两处工地开工,工程衔接不上,工人基本上都是自由工作。我只是指派了工作方式,并未安排具体的工程量,未料工人一个个过于嚣张,集体打压做的进度快的人,我问他们工作量,直接强势向我表态:你不用问我,我也不告诉你。这样的回答是我始料未及的。
    于是我产生了深刻的反思,整宿都未能安然入睡。是谁给他们这样的勇气台面上挑战我的权威?是个人的矛盾还是集体的针对?员工工作理当获得工资,可老板付出工资竟无权知悉工作量吗?水至清则无鱼,可是水过于浑浊那么鱼还能栖息吗?所谓无为而治应是无为而无所不为吧。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安排工人做事都要比分包给别人做节省得多,还是量大财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