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把福建宁德的项目看的太重了,前前后后去了工地三次,为甲方无偿提供资料、图纸之类,花了无尽的时间,谈到最后甲方给的付款方式实在太扎心。这种感受就像是谈恋爱谈到最后女朋友莫名其妙就分手了。方才明白,失去这些在乎的事物会感到难过,不是因为自己有多爱或害怕失去会心痛,而是看到自己曾今的努力付之东流心生悲哀。

夏日晚风.png


    昨天傍晚日薄西山,微风稀琐,在这个灼热的夏日里送来了第一丝惬意。待天色暗下来,我躺在车里打开车窗,听着王若琳的歌,闭眼休憩,也就两分钟吧,真的好舒服,肉体停留在车里,温柔的风将我的灵魂捎向远方。昨天因为心情压抑出门跑步的时候,想着甩掉一切烦恼,是啊,因为付出的多了,我把当下谈的项目看得太重了,谈不成也算是解放了,不是说"要么跑步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必须在路上"吗?

    其实现在我挺佩服自己的,缺乏睡眠的酒驾在高速上开到一百多码,却还有清晰的思绪梳理这些文字并且有条不紊的打出来。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当我没有能力挣钱追求经济自由后,我要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避免无意义的社交,静下心来看书写字。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