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jpg

    从来没有过,胸闷气短,胸口疼的要紧。

    夜深了,翻来覆去睡不下,满脑子想的是工作的事,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推广如何接业务。

    我到底该做什么?到底该做一个怎样的人?

    很想起来写一篇日志,或者把想法落实到行动中建立一个网站尝试新的推广思路。可是对自身健康的了解让我意识到现在必须得睡了。

    可是真的闭不上眼,闭上眼就觉得胸闷,心的状态不太好。

    要是这样为我的人生画上句号了吗?

    ......

    应该不会吧?

    ......

    我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没有做,还有秋日的青海湖,稻城亚丁没去,还没拍到纳木错的星空,还没去过云南边陲,日喀则,山南地区我都想去,珠峰大本营我也想去,可是我这个身体素质真的能去吗?我还想去尼泊尔,对了还有大兴安岭,我想当一年的守林人,好好的看书写字,好好的过粗茶淡饭的样子。

    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能不能挨着顺序来?

    等我活够了,让我去岗波仁齐,让我冻死在那儿吧。

    其实冻死在珠峰也行,冻死在哪儿都行。

    只是希望冻死的时候不会有多大痛苦,死后我不想上天堂,也不想下地狱。实际上魂飞魄散不得超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一了百了。

    以前看到三爷爷走的时候,拼命的想治好自己,不想去另一个世界。我想等我到了那个时候,我不会如此眷恋或者有弥留的想法,到头了便到头了,命数,何必强求。

    此刻我躺在地上,看着吊顶,四周宁静,只有风扇的声音和打鼾的声音。

    说好不写太多字的,实在忍不住。

    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无非是活着的时候获得一些爱一些认同感,死后因生前的作为能像后人证明自己存在过。

    上初中的时候在语文书的封面上写过:"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了又有谁记得?"当时被语文老师看到了,还特地读给同学们听,并推荐给我一本书让我读。那本书的书名早就被我忘记了,老师的名讳、模样也被淡忘,磨灭在如流沙般的岁月里。只记得他高瘦的身形和茶色的眼镜。咯,他应该算我真正意义上的启蒙老师吧?不对,还有几个长得漂亮的语文老师,挺瘦的。

    ??

    又在想什么呢?

    兴许听会书就能睡下了吧?

    又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