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王阁.png

    以为夜幕里的滕王阁是有灯的,去的路肯定很堵,所以背着三脚架和几个镜头,徒步几公里去拍夜景。

    到了才发现,没有建筑轮廓灯,道路宽阔行车便利。

    上当了。

    层楼终究误少年,自由早晚乱余生。

    十八罗汉肯定颜色很深了,毕竟我走了这么远的路,他们被我的汗水浸润。

    我每天用净水洗澡,他们每天用我的汗水洗澡,我洗澡是为了干净,他们被汗水浸润是为了更加油亮,每天洗干净的我佩戴着沁透我无数个日夜留下的汗水而变色的饰品,以此为荣,并冠之以信仰的名义,真是讽刺。

    穿鞋不穿袜子,脚后跟都磨秃噜了皮。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年轻,爱折腾,躁动不安,上当了就上当了,吃亏是福,大不了换一种角度从头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