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和表弟睡卧在乡下的外婆家板床上,耳畔能清晰的听到窗外的虫鸣声。

    乡里生活一向简朴, 没有都市里的喧嚣。盐淮的村落虽然没有青山绿水,但至少不会弥漫县城那种纸醉金迷的气息。悉心聆听Choying Drolma的《十一面观音根本咒》,借着手机荧幕上发散的温柔而微弱的光,我知道我睡的是一张油亮的草席,不知用了多少年,也不知将要用到什么时候。突然感动到想哭,这样莫名的感动,就如同第一次步入大昭寺,虽然一直知道它的存在,但从未进去过,初次置身其中,竟感到如此的熟悉,像是前世的缘这便是今生的乡愁之结吧!

    上一次和表弟一起睡在这个地方,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了,十年前?亦或更久?表弟已经变了模样,高大粗壮的身材让我也要仰望他,不再是曾经矮我一头始终跟在我身后的小跟班了。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度躺在这个床上了,更别提再和他一起。人生有几个十年,外婆外公还剩下几个十年?不敢想象,不过也不必刻意去想象,就像十多年前的我不会想到自己如今的模样一样,我也如何能想到自己未来的模样?

    今天早些时候凌晨三点才睡,在我的努力之下,父亲上午终于把钱和母亲结清了。没想到一段婚姻居然要以这样粗俗鄙夷的方式画上句号,真是不堪,不愿多提。

    中午的时候购置了骑行所需的装备。从我产生骑行环中国的想法到现在不足二十四小时,起因只是单纯的不想再挣与父亲公司相关的钱,想好好的出去呆一阵子,克己正我。本想躲在西藏山南,转念一想,何不轰轰烈烈的走一场,便产生了骑车走中国这样的想法,似乎有前人完成过,但屈指可数,绝不同于川藏那样的万人空巷,又鉴于每个环中国的人路线不会相同,所以我便是独一无二的。我的初衷是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在旅途中遇见自己、发掘自己、记录自己,真真正正的感受生活。我会使用摄影和文字的方式,纪录自己的周遭境遇,白天骑车、听书,晚上整理和编写。一直向往那些作家的境遇,所望希望这次出发能够知行合一,像书里写的那样炽热,回来之后整理出的文字也能如我的旅程一般鲜活。

    骑行环中国的想法虽然来的突然,但我已经将他付诸到前期的准备行动中。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出发,毕竟在路上就绝不会轻言放弃了。如今鼓足勇气,有了好的想法,受一在建工程合同限制所拖,缓了行程,生怕自己在这段不短的时间里思前顾后,想法被扼杀在萌芽之中。若如此壮烈的行程胎死腹中了,想必是我真的不再年轻了,(家庭不幸是最大的不幸,)甘于平庸是最大的平庸。

    虫鸣切切,倦意绵绵,夜已深,今朝难忘,和过去的自己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