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时候一个女孩子告诉说,她向往木心先生《从前慢》里"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句描述的生活。

    去年晚些时候,我在其后补了《左耳》里的一句:我们都渴望牵手就是一辈子的爱情,却活在上了床也不一定在一起的年代。

    二十多岁的男女啊,相互之间频繁联系大多是出于本能的建立一个与异性之间良好的社会关系罢了,不过是自命清高高。 

从前慢.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