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镇趣事

张凯 个人原创>个人随笔 2017-11-16 22:55 3156字 369 0 字号: | |

黄金镇趣事一:理发  

    下午一点多从篁岭景区出来,直奔东乡。  

    余干县的黄金镇下了高速。我的目的地是抚州的东乡镇,而我却在属于上饶市的余干县这个莫名的小镇下了高速。  

    现在是十一月十六日的下午七点二十分,我准备好好的写一下我在这个小镇的见闻。  

    下了高速之后,我在导航上得知我下高速的隶属江西上饶,距离我的目的地还有三十公里,我关闭了原本的导航,按照导航里大致的方向开着,准备找个地方先理发。  

    我寻到了一个类似菜市场般散乱的地方,却在路的两侧零零散散着七八家理发店。路明明很宽,但道路中间却塞满了私家车,路的两边是电动车自行车车一类的随意停放,这导致行车困难。我找了个疙瘩塞进了车,挺稳,踱步寻觅了就近的理发店,两家装修豪华店主年轻的理发店都有在理发,我到了一家大爷开的颇显寒酸的理发店。  

    大爷热情招待了我,一开始剪头就问我当爸爸了没有,又问我是不是八零后的,让我略显得尴尬。大爷问我在这儿做什么的,我担心他欺外地生客,吹牛逼说我在这儿做工的,我们一共来了八个人。我和大爷攀谈起来,大爷告诉我这儿是黄金镇,距离上饶余干县有四十公里远,距离抚州东乡亦有四十公里远,距离鹰潭也有四十公里远,距离万年还是四十公里远,属于四地的交叉口,也是四不管地带,所以这儿发展的比一般镇要好很多,看上去就跟小县城一样,放高利贷的人也有很多,他的店周围邻居全都是放高利贷的。  

    我问理发的大爷,你这一条街有这么多家理发店,你竞争压力大不大?大爷说不大,每天生意还好,他们黄金镇一共有三十八家理发店,大多都是租的门面,而他是自己家的门店。他以前在浙江温州打拼了二十多年,不好混了回来开理发店,生意好的话一年也能挣个十几万。  

    大爷的手法老练,问我要不要刮胡子。虽然我的胡子不长,但权当体验,就刮一下吧!大爷帮我刮了胡子,又帮我修了脸上的腮毛,甚至还帮我提了耳朵上绒毛。我长这么大了第一次被别人刮胡子,心情还是极其妙的。不得不说大爷的手法很棒,不愧是在温州从业二十多年的人,似乎是刀片吧?在我的脸上一弹一弹的,触感很其妙。  

    大爷不知说了一句啥,算是告知我吧,我根本没听懂。不等我回答,不由分说的又给我脸上涂了类似精油的厚厚的乳膏(我后来我在才知道这是面膜),一通按摩,又用吹风机装上散风的插头对着我脸上间歇吹了两次。我心中想,完了,这次怕是要被宰了,这么多项目,肯定需要不少费用。  

    手机里恰巧来了电话,我掐断了电话,和大爷说,工友们催促我吃完饭啦!理发还要多久啊!大爷说快了。他又拿来了一套工具,帮我采耳。这是真的采耳哦,绝非是那种俗气的掏了掏,而是不停地弹一种金属棒,叮叮嗡嗡,让我怪紧张的。一套步骤完成之后,大爷再次用吹风机吹了吹我脸上的油装物,慢慢的揭开它。  

    这是我第一次用这种面膜吧,自己从来没有用过,未曾想第一次用是别人给我上的,还是一位大爷的热情服务。  

    大爷帮我擦了擦脸,又在我的脸上敷了一层洗面奶的物质,细致的按摩一通,随后用热毛巾将其擦干。当热毛巾敷在我脸上的那一瞬,我觉得舒服炸了,没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小城市,我能受到这样的服务,真是非常舒坦。  

    理发大爷将我的脸擦干以后,又给我按摩了脖子和面庞,手法和专业做足疗按摩的一致,只不过更有力更显专业。在最后噶哒一阵拍中,大爷结束了他的理发加按摩流程,我一问价格,大爷说四十元。这个价格还算合理,让我花的心满意足。  

    这是独特的理发经历,也是黄金镇带我别样的回忆。  


黄金镇趣事二:住宿  

    理完发,我开车找住宿的地方。手机导航上没有搜到有连锁的快捷酒店,我就胡乱看着车,随缘吧。  

    我看到一家在路交叉口的大酒店,门口LED上滚动着:麻将房108元每晚,我走进酒店,问前台开一间单间什么价格,前台说要100元,我说网上可以定吧?不是便宜点吗?实际上我并不确定网上有没有这家酒店。  

    前台说那你在我这里定吧,你看网上什么价格我就给你什么价格。我一听有戏,拿起手机上网一搜索,果真有这家酒店,88元,前台按这个价格给我开了房。  

    我按着房间号上楼的时候心想,这家酒店还挺便宜的,看上去酒店挺大的,没想到这么便宜。初打开房间门,房间还是挺大的。但细致的看过去,室内设施比较简陋成就,空调基本出不了风,电视还是有线数字电视,热水器出水的速度也很慢。  

    便宜没好货不外乎如此,不过我觉得也能凑合了。  


黄金镇趣事三:吃饭  

    肚子微觉得饿,到酒店隔壁的饭店。  

    在饭店门前接了十几分钟的电话,天空飘起了毛毛雨,我才迟迟入内,只是点了一份二十元的青椒炒肉丝,知道江西的菜很辣,叮嘱店家少放点辣椒,结果还是很辣。  

    很久没有酒,只一瓶五块钱的啤酒,正舒服。  

    米饭颇硬,但我还是吃了两碗,真的饿了。  

    结账,米饭不要钱,一共才二十五元。  

    老板递过来一根烟,燃起。  

    步入夜幕秋雨中,真好。  

燃起一根烟

    后记:写这篇日记,写到一半突然变得很困,刚睡了一会儿,就被电话打醒了,有点小烦躁。  

    一个人在外面,真孤单。  

    切,不过是心乱了罢了。

本文链接:http://www.aswait.com/grsb/3558.html 百度未收录
版权申明:文章如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凯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

Ɣ回顶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