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份的小结放到三月份写,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太过沉重,知道四川阿坝的项目施工完毕,才有整理好心情。

月初,资金紧缺,既定二月三日提房车,父亲原本答应还些钱给我,却分文不付,无奈之下只能跟妈妈借了点。

提了房车很开心,却没有想象中的喜悦。当我开车从扬州回到家,爸爸居然想借我车出去开下,我心想,让他还钱他不还,我一把车提回来,他就要借出去给他小老婆小儿子看,心中非常生气。

年底,工程帐目非常难结算,原本以为多少能收点回来,没想到没有一笔款项能够如期而至,所有的客户都是一拖再拖,最终拖到分文不付,令我非常失望与生气,但实在没有办法。

年三十前,考虑到年后的项目规划(自己得去施工现场干活),孩子在广东过春节更合适,驱车送家玲和小孩去了老丈人家。去老丈人家的路途开了两天半的车,初步体验了房车生活,我自己非常惬意,倒是家玲叫苦不迭,说起来主要还是孩子太小了,空间狭小,照顾的麻烦。

二月.png

(虽然购买房车并没有想象中的喜悦,但一次开房车远行,难免激动。我晒自己手串,可是老婆说这真的好难看!)

想起原本没有房车的时候,家玲抱着宝宝在驾驶室后排,空间有限,没有充裕的放东西的位置,我们的行李总是要将后排和后备箱塞的满满的,只能留下勉强够宝宝平躺和家玲给宝宝喂奶的空间。如今买了房车,东西随便放置,可是家玲要求也多了起来,嫌弃这里的布局不行,那里的高度不够,令我颇感无奈。

在广东过了春节,与众的感受单独写一篇文章再说。在春节期间,抽空去阳江玩了两次,后来便忧心忡忡的等待自己出发去四川阿坝。

年初临行前,在电城做了核酸检测,丈母娘给我求了两道平安符,家玲帮我放好,收拾好行李物品。花了一天的时间,从广州搭乘动车,抵达了成都,次日坐甲方的车到了阿坝。

工地的生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甲方给我准备了单间,至少睡的安逸。伙食也不错,在甲方管理人员的食堂吃饭,每天大鱼大肉,甚至能够天天喝酒。原本以为会把自己饿瘦了,但搞不好还整胖了,哈哈。

二月余下的时间都在四川阿坝金川二嘎里的山洞里做干活,这里也不去叙述了。

二月,实在无法总结,暂且写成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