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独行在云南昭通街头,寒风瑟瑟,一如三年前的夏天。

或许是自己穿的凉薄,裹紧衣服,莫得感到悲伤起来。

想到一起拼搏的兄弟客死他乡,真是令我感到心酸与无奈,叹人生之无常,命运之多蹇。

这次来到云南讨债,坐了整两天火车才来到偏远的异乡,居然花了半天的时间,就找到了欠我钱的人的父母家,看到他年岁已高的母亲如我外婆般慈祥,真是令我心酸与无奈。好不容易联系上了这个欠债的人,却一口没有偿还能力,与我想象中的相差甚远。

给我一杯酒,可以慰风尘!

昭通饮酒.png

正文

整个三月上半旬,都在四川阿坝做工程。工程慢慢做,由于各种原因,动不动停工几天,让我愈感麻木。

终于步入正轨,没日没夜开搞起来,却发现休息的时间是那么宝贵。

竣工比预料的来的更早一些,最终竣工的时候,是在2021年3月15日的凌晨,当做到最后的那一刻,我提起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终于能够发自内心的笑。

一切比想象中的简单,一切比想象中困难,一切比想象中的令我不解,一切比想象中的让我难过。工程的竣工全然不能掩盖好大哥离开我的伤痛。

离开工地后,我又去四川马尔康市金川县呆了一天,去劳动局做了工伤认定书相关手续,余下的时间里我先后去了贵州龙里、湖北宜昌、新疆奎屯、广东茂名、云脑昭通,为工程先关事宜奔波。

3月18号下午离开四川金川县后,当晚就抵达了成都,第二天一早做了火车去贵州龙里。到了贵州龙里后花了一天时间找到了甲方,让甲方为结算清单签字并写下付款承诺。还是第一次出去要款,所以经验不足,没能(没好意思)跟甲方要些费用。

3月20号的时候,接到电话说湖北宜昌工地工程款难以支付,于是我又买了机票去了湖北宜昌,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第二天一早找到了甲方,原本准备让人家写欠条的,人家答应下周给我付款,实际上足足拖到了3月31号才付款。不过既然能够付款,也不说多少闲话了。

3月21日晚上,坐飞机飞往新疆木齐,次日下午抵达奎屯,来新疆是为了谈一个包人工项目,计划谈成这个活今年上半年可以轻松一些。虽然是包人工的项目,但足足花了四天时间才把合同签订好。合同一定好,第二天我就载着老板开车到了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我搭乘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回广东了。

3月27号晚上回到广东茂名老丈人家里,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女儿了,日思夜想,以为她是个“大”姑娘了,没想到还是一只小不点,好好笑哦!

在家没待两天,在3月31日上午坐火车,搭乘K231、K854,足足花了两天时间到了昭通,于是便发生了文章开头写的那样。

三月烟花雨,一切皆成空。令我惶恐不安的正月已经过去,接下来该以更好的状态迎接新的一月了,说起来这才是与我而言辛丑年真正的开始吧!

说起来,去年年底的时候心态还是崩溃的,想着今年啥也不做好好休息一年算了,可是时至如今,口袋空空,不干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