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名为湫>花草 2015-04-17

自初识风信子到如今,已经匆匆四年了,流年似水,平淡无奇,对她的爱,也从热恋变得深沉。

之前几年都是水培风信子,今年突发奇想改为土培。深秋的时候,在淘宝上一口气买回了二十余种颜色的风信子,从“吉普赛女王”到“伍德斯托克”,仿佛就是一套完整的色环:由紫转红,再由红转粉,花色越来越淡,直达变成“哈勒姆城”的鹅黄色。

望穿秋水,风信子种球的终于到家了,我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裹盘点数目,逐...

2914次浏览 1条评论 花草养护

张凯   其名为湫>花草 2014-03-24

再遇风信子,已是一年新春。


“三月春花渐次醒,弹指年华谁老去。”在风信子风华正茂的时候,人们羡慕的她的明艳,当她峥嵘褪去萧瑟满园,再无人问津她的容颜。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风信子却弯了腰白了发。迷离的黄在绿影婆娑中格外刺眼,干瘦萎缩的花瓣再也不是当初的娇嫩欲滴,再也不会被众星拱月了,甚至连当初粗壮的茎,如今也需要扶持才不至于折腰。


日渐凋零的风信子是那么的不合群。曾经万人空巷的美...

911次浏览 0条评论 花草养护
Ɣ回顶部
00:00 / 00:00
顺序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