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不学了。
    他坚持了了六年,最终还是放弃了。
    有多少人在琢玉上付出了大把的青春,却又带着不甘离去。
    看师兄发的照片,扬州的湾头镇早已变了模样,早已失去了我记忆中的容貌。
    曾经蜗居的学徒宿舍,又有多少人来了又去?
    师兄教会了我使用各种机器,师兄教会了我做活环链条,师兄还教会了我扬州炒饭,那是我多么留恋的味道。那时虽然生活条件很艰苦,但是因为有了和我有一样梦想的师兄,所以虽是寒舍,却也温暖。那段时光我们活的无比狼狈,却也无比精彩。
    现在,师兄放弃了,我还在坚持,载着我和师兄的梦想,继续前行。

2017年3月10日晚于上海
吴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