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黑板:如果哪个不知趣的小同志再叫我表演: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牛奶。我就会把你的舌头拉出来绕脖子一圈,然后系一朵蝴蝶结!
 
提醒:本篇会出现大量拼音,没接受过义务教育的盆友们,请绕道,这篇文章很高冷!
0.gif
    大多数南方人的普通话启蒙都源于香港连续剧、东北二人转、FU南大本营,可见,一开始,我们就走岔了。

    还记得,小时候姑姑每年从广东打工回来,嘴里面总是不自觉的在四川话里面强行放几个粤语词儿,尤其是那尾音,长得像是在唱刘三姐,生怕大家不知道她是“荣归”故里。
    但是小时候的我却被这南洋怪调深深吸引着,每次看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每一个嘴角的抖动都被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那专注劲儿,生怕哪个词儿掉在了地上。我也学着把毛阿,木鸡呀,靓仔挂在嘴边,每次能说出这些话,感觉自己野鸡变成了凤凰。

    来北京之前,我对自己的普通话弥足自信,因为我小学五年级得过村小学演讲比赛第二名。
    这种自信从得奖那一天一直延续到大学入学第二天,那是北京的一个仲夏夜,大学生活的第一次班会,需要每一个人自我介绍,心想这是第一次在新同学面前讲话,一定得好好表现,为此我偷偷准备好了好久,主打风格:诙谐幽默。
    没想到,上台第一句话,就引起了全班同学们哄堂大笑,内心还纳闷呢,这帮北方佬笑点咋这么低呢!
    下台后同桌面露难色地提醒我,我是这么开头的:大家好,我si can业shi的杨shong,而我想表达的是:大家好,我是产业四班的杨松,我成功地绕过了每一个标准发音。也就是这句话影响了我整个大学生涯,就连现在还有几个小婊砸见面叫我shong哥。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雅兰。有一天,她语重心长的跟我说:松哥,别整天追着我 “雅nan、雅nan”的鬼叫,叫得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当时面露困惑,心想,雅lan和雅nan有区别吗?真是个奇怪的石家庄人。
    在这个普通话的世界里浸染了四年,自己的发音有了不少提高,但偶尔着急还是会漏出几个乡音,有些人会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来纠正你的错误,哪怕是在聊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心想你丫的普通话说得这么好,咋不去主持春晚呢!
    每次有人纠正我的发音,我都会气得脑溢血,因为这种行为会牵扯出我以前很多噩梦般的回忆,如下:
 逼死南方人的不是北京房价,是普通话.png
    关于自己的发音问题,我也疑惑过,也坚持过,后来想想还是随缘吧,每一种表达自有它的乐趣,台湾普通话标准吗?香港普通话标准吗?上海普通话标准吗?还不是有很多人争先恐后憋着公鸭嗓子去模仿。
     所以朋友们,做最好的自己吧,嘲笑你的人,他们不仅仅嘲笑你的普通话,还嘲笑你的衣着,你的收入,你的才华,你的弱!当他们嘲笑后,顺手点开鲁豫采访王健林的视频,邪魅一笑到:爸爸的声音好软萌!
    因此不管你分不分前鼻音、后鼻音;边音、鼻音;平舌音、翘舌音,努力就好,反正也没多少效果。不要因此自卑气馁,“蓝瘦香菇哥”永远会为我们垫背!
    那些嫌弃南方口音的小婊砸们注意呢!据调查1955年10月15日,举行的全国文字改革会议上确定官方语言投票时:北京官话获52票,西南官话获51票,仅1票惜败。我只想说,老子早生几年,就没有你们这些北京土话什么事儿了。
    意淫完毕!
    不管你是说哪里的话,都是最美中国话;不管你是哪里的人,都是最美中国人。请大家团结起来,举起你们的食指,分享本条微信,抵制韩国话!答应我,好吗?
 
 小彩蛋:

    通过我艰苦卓绝的练习,普通话终于有了很大进步,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老子又要回南方了!

 扫描下方的二维码,你是鸿儒,我是白丁,关注“鸿儒伴白丁”(hongruandbaiding)吧~


鸿儒伴白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