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隔了几天没有写日记了,八月份的时候在家里,猜想而今在外地施工每晚应写一篇:“今日总结与明日安排”,事实上早就把这茬事忘到脑后了,倘若偶尔想到,也因为精力不够不得不放弃这件事。

    另提一句,年初的时候写“新年目标”时有说,今年必须看完100本书,我迫切的想完成,但又不想说自己为了看书而看书。基本上都没能把自己闲来了,所以并没能如愿专注的看富有文学气息的书。

这几天很忙,一直没能做记录,所以我现在停车在泰宁服务区,听着琼英卓玛的《观音心咒》,专注的写一篇日记。

十月七号

    中午说服二姨,带表弟来江西学习我的行业。大约下午两点,我告诉表弟陆波这个消息,我说我带他去厂里准备一下工具,顺便给他简单讲解一下我出去要做到工作,他找出了各种理由,说心情不好想呆在家里看电视剧。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颇带强制性的命令下,将他哄了出来。我在他家小区外面,打电话给他,他说立刻下楼,我足足等了十五分钟。其实我去厂里是有事的,带他不带他都无所谓的,没想到他这么懈怠。

    到了厂里以后,我修了电动工具,问了陆波最近的SEO学习情况,他说已经基本学习完毕了。我把被褥、电饭锅之类的用具塞进面包车,洗了奔驰入库,就回家了。陆波开着我妈妈的电瓶车回家了,约好收拾好东西之后七点到我家。

晚上七点不足,我就在家楼下等着陆波到来,心里盘算着,孩子既然想学习了,现在既然有充足的时间学习,我就好好的教他(包括前段时间,他在家中看我购置给他的SEO视频,迟迟不来我家学习,等了数天,我只好边自己做边录制制作教程。此刻想到到已经不学了,心中异常悲愤,不是浪费我数天时间吗?)。坐在楼下等,等到八点了他都没有来,我灰溜溜的上楼开始自己的工作,我也不打电话催他什么的,心里想着不要让二姨或者陆波觉的我是需要他来这样的。

    直到临近九点,陆波才到我家,我准备教他新建一个博客,他说他困了,躺在床上玩手机,我说孩子你睡会儿吧等会再来新建博客。在我的注视之下他才关掉手机睡。睡了一会儿我让他来做博客,发现前几天教他的东西他都忘的差不多了。手把手教导他,做了半个小时,一个简单的Zblog程序就搭建好了。我让他测试营销神器规则复习一下前两天学习的知识,他说不了,我说明天你可以睡一天呢,他坚决反对说他困了,我只好作罢,自己优化了一个站点,不到凌晨十二点就休息了。


十月八号

    五点四十闹铃响了,飞快的穿衣起床,陆续接工人,开车去江西。开车自是没什么好说的。值得一提的是,我未料到陆波昨晚睡得很早,今天一天还能打盹到下午三点,醒了之后电视剧。本来约定好车上他学习教程的,他说他头很晕,我也是无奈。

    晚上七点到了江西高安工地,我送了一条烟给杨厂长,他安排好了我们的住宿。陆波答应我他要发布营销神器规则的,他说他太困了,也没有发,日记也没有写(他说他困,但是睡不着,在旁边玩游戏)。我自己测试了程序规则,思考了一下明天的安排,十一点左右也休息了。


十月九日

    早晨五点半起床,安排了工作。工人焊接托板,我和陆波一起收拾了了压瓦机,我问陆波,他准备如何学习,谈了很久,他说他想先从小工开始学习。他干活有点懒散,没事到旁边做着玩,我带他上屋面水槽看了焊接情况。我要上街购置工具,他不愿意出发。我强制要求带他出来,他闷闷不乐,我说我带你外出是让你学习如何购买配件,顺便告诉你我的工程是怎么谈的怎么做的。上街购买东西途中,我让他看了施工流程,他略有感触。在购买东西时,我发现他没有任何简单的购买技能(还价等),一路教导与讲解。

    买好工具回到工地,忙到中午,我和甲方谈工程款的事情,陆波收拾工具,表现还不错。

    下午我们开始上班了,陆波不愿意起床,被我拖起来之后,做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房间了,

    临近下班我去看他,他在吹着电风扇看电视剧,我问他你到底什么意思。他一再沉默,然后说我他就是懒散的习惯,没有工资没有动力。我说可以,你就按小工算吧,他说他一天50元就可以了,我说半天给你50元吧。我们约定好明天他正式上班。

    晚上吃完晚饭后,我让陆波学习,陆波依然不学习,我很生气,我质问他你什么意思,你找我说你要学习的,我就帮助你,你前天在我家说昨天晚上测试规则,昨天晚上又说今天晚上测试,今天晚上又不学习,到底怎么想。他沉默了两分钟说,他根本不相学习,在家里就看了6集视频,跟我出来是因为他觉得在家里他妈妈太烦了,想出来清静清静。我心都凉了,一句话没说自己开始工作。

    夜里三点就醒了,睡不着,看到客户发信息给我说要做拱那个什么你懂的形屋顶,非常着急。


十月十日

    一早起床迟了,我回复了客户,约好去面谈。和陆波一起打扫设备,陆波干活虽然依旧懒散,叫了才动,还不停问我为什么要他做,但毕竟衣服搞的很脏,干了两个小时我看不下去了,让他去洗澡,他坚持要工作半天,我命令他说不需要他了。他洗过澡就呆在房间了,并没学习,而是在看电视剧。

    中午彩涂卷到了,我和工人卸彩涂卷,陆波呆在房间里吹电风扇看电视剧。我让陆波出来看看,他非常不愿意,又问了我几个什么呢?我说不是你要出来学习小工工作的吗?没想到他出来之后挑稻谷烧的堆玩,狼烟四起,我叫了几次他都不听,我的工人看了都笑,我面子上很尴尬。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下午我和陆波出发去福建了,他不愿意去,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再工地,他呆在这边肯定是一步不动,看电视剧吹电风扇,我不管他愿不愿意,强制性的把他带出来,带他出来见见世面。路上我和他谈了很多,他说他可不可以每天白天学习,晚上自由娱乐呢?我允许了他的学习方式,并教他发宣传视频和贴吧发广告的方法。

    下午我们去福建的途中,在江西宜春丰城地区看到了已经建好的拱那个什么你懂的形屋顶工地,我下高速过去勘察,并教导陆波各种关于该工程的商谈技巧与施工方法,陆波的表现还行。恰巧看到了建筑老板,我和他稍谈了几句及就走了。

    午夜才开到了福建境内,由于陆波没带身份证,他出发前也没跟我说,搞的无法住宿。我们兄弟俩在车上睡了一夜,我睡在前面,无法入眠,夜里继续开车开到了服务区,睡在驾驶位上,不停地被热醒,比较痛苦。


十月十一日

    早上五点半继续开车,陆波继续睡觉直到我抵达松溪,并没有向他昨天承诺的那样学习。我叫醒他起床吃了早点,和他等待甲方的到来。

    甲方很迟才到,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粮库主任,只是一个私人老板。我和她去了工地,勘探了现场,商谈了施工方案。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做了足疗,不得不说这个甲方的接待方式还是头一次见到。下午两点我们又去了工地,见了粮库领导。甲方拖着不让我走,在我的多次要求之下,我在拍了粮库土建水槽部分图纸答应他给他绘建筑图之后,开车奔赴南平天和赴宴。

    路程比我想象的长了很多,到达南平之后也是有点堵。到了甲方公司才发现甲方难得一见的大老板也在公司吃完饭,原计划给甲方工程负责人的烟酒只好奉献给集体。我喝了两杯50度白酒,已经醉了。陆波在一旁,酒不能喝矿泉水也没有,别人敬他酒,他杯中空空,场面非常尴尬。

    甲方给我定了房间,到了房间之后,我让陆波发布他下午承诺发布的营销神器规则,他说他会发,实际上并没有发布成功。由于我酒喝多了,不多提。


十月十二日

    早晨五点半起床发现陆波并没有发帖成功,教了他一下,让他继续发。他并没有而是一直睡到七点半我们出发。

    我们去甲方公司拿了车就出发了,一路上陆波玩游戏与唱歌,与他承诺我的学习方式大相径庭,真令我心痛。所幸停车写日记。

陆波.png
总结:

    其实陆波学习不学习,完全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教他学习带他入行。起初向我学习技术是他提出来的,我太当回事了,付出了时间、精力、人民币购买教程和平台。导致后期他明确表示我不想学了,我还督促在学习,我真是太唠叨了。

    这就跟谈恋爱一样,付出了太多,想放下的时候,居然放不下了。所以以后我无论对任何人都不能太上心,除了自己长辈,明确的婚姻伴侣以及子女。对于别人不想做的事,我也千万不能强迫,否则物极必反,全无作用还留下差评。

    关于表弟陆波向我学习一事,我就放下了,以后再也不去想。他若真要学,我就随意教导他,毕竟任何思想觉悟都是自己产生的,任何一行学问都是要自己去学去钻才行的,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任何人。陆波未来在我的工地,他要是做半天我给他比平常工人高的半天工资,不做我也不去管他,只要保证他吃好喝好不出意外就可以了。

    他毕竟是我的第表弟,他也只是我的表弟。


后记:其实本来这篇准备写作日记的,全文主要内容都是讲的我的表弟,索性就放在“亲情”分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