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睡前转了八廓街,今天人特别少,转了一圈之后,磕了长头,也算圆梦了。

前后来拉萨很多次都心怀敬畏没有磕,这次在纳木错磕了,在大昭寺也磕了,有所释然。

磕下长头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是基于尊重的信仰,是精神文明建设必经的道德追求。


深夜,因周遭之事,辗转难眠。

静坐床边,想到那些已经发生的不愉快的事和将要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更加愤懑。

听一首《妈妈》莫名泪流,还是决定穿好衣服去大昭寺磕长头,为母亲祈福。并非说默念《绿度母心咒》是为了消除怎样的罪孽,而是对自身的道德约束。

要论道德,“百善孝为先”,可这样的处境之下,让我去做,让我去面对,真的很难。

菩提.JPG

或许明天你来了,希望你能感受到我现在的心情;希望你知道并非是你说的,“看到这些照片,我工作再累也是开心的,生活就这么简单”,你快乐即是一切这么简单;希望你知道法律与道德的区别;希望你来了并不是怀着游乐的心,而是对未知的敬畏。

这几天就关机了,有些事即使难以面对、终需面对,且让我逃避几天。

没读多少书,没做多少事,但相信至少在这片土地,真正受人尊重的,绝不是财权。

尼采说“凡不能毁灭我的,必使我强大。”

嗡哒咧嘟哒咧嘟咧嗦哈,不求超脱世俗消除业障,但求宁静心,愿你我知行合一,一生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