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6 182613.jpg

早间听长辈说,人的一生精力有限,只有专注于一件事才能做好一件事,专注的事多了就会分心一事无成。做一行爱一行,追求到极致,便有成功相随。

纵观时下各行各界的翘楚大拿,无一不是天纵之骄,我等一介庸人,怕是在某事上倾尽一生也难以达到他们时下的程度,更不敢痴心妄想与其比肩。至于历史上那些全能型的奇才,简直神奇,我等只能瞻仰,遥不可及。

我不是一个能坐得住的人,不甘平凡,甚至痴心妄想,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做好无数件自己热爱的事。

于是我围绕这些事制定了切合实际的目标与计划,有些已经实现,有些有待努力,有些微不足道,有些则需要耗费一生:

我想有一份自己热爱的事业,值得为之奋斗,创建一家公司,努力做大做强,耗尽一生精力,直到我把公司造就成企业,届时公司也让我真正成为“我”;

我想写好行草,能否评为书法家倒是其次,只图“书华夏文明,写灿烂人生”,字如其人,落笔成风,游刃有余,虽放纵不羁也有自设原则的束缚;

我想学好摄影,留下值得纪念的美好瞬间,让自己能欣赏美并拥有创作美的能力,留下几张值得称道的作品;

我想养好花草,不求多不求精,任尔东西南北的品种,没有谦谦君子的高尚情操,只是一种坚持一种情怀;

我想盘好一串手串,金刚菩提即可,不是多名贵,也不需要开光,没那么多俗世里门门道道的讲究。我不太信仰佛教,但内心非常尊崇,盘着它一遍遍念着《度母经》与六字大明咒,得到宗教般的心宁就心满意足了,追求的只是自我精神的慰藉

我想画好数字油画,原来想通过自媒体的形式成为数字油画厂家,或许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但即便是米粒之光浮现的梦想,也要有与皓月同辉的雄心,画好一巨幅便知足;

我想饲养好一只宠物,看着它从幼体逐步成长,在它有限的生命里与它相伴相随,直到为它送终、将它埋葬,用余生纪念它;

我想用再完成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看尽人间百态,品味孤独滋味,途中绝不懈怠,回首没有缺憾;

我想建好“张凯个人博客”,有些个固定粉丝,能否成为线下的朋友那是一说,知我懂我,能产生灵魂的共鸣足矣;

我想写一本书,其名为湫,人生如书,待我功成名就,书也大功告成,如无人赏识,自费出版,送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我明白我的爱好太多,分心太多,终将碌碌无为。

但我亦深知,拥有一个追求极致的心,哪怕做不到极致,也会先人一步。


2016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