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广见.jpg

岁月

    你眨眨眼,时间就从指尖溜走了;你叹息一声,连它的影子都看不见。岁月无情,青春终究被消磨殆尽,愿你我执拗如少年。


    转眼我们已经认识七年了,这些年我们虽然未曾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生活在同一片星空之下,每年聚首一次,我们的友谊未曾被岁月磨灭。


    曾经读书时跟不上老师讲课的节奏,不代表我们始终将落人一步。是啊,此时此刻的我们,在思想境界上还是超前的。

    二十多岁就活出二十多岁的样子,别过上六十几岁的生活,别虚度光阴,别暧昧,别矫情,别伤感。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的捉摸不透,与其迷茫今朝,不如买醉当下。
    来,干了这杯酒,莫问前程几何,一别两宽,浪死不回头。 


差旅

    七月十九号去上冈接你,微信定位发生了一点错误,差点出了意外误了去南京的火车。从盐城坐火车到南京之后发现没有去宁德的动车二等座了,买了一等座权当体验。晚上十点到了宁德,从黑车上溜走,用士兵证头一次乘坐了免费的公交。到了酒店,出门喝了点粥,挺好。

    二十号一早去了工地,谈了一早上,中午在工地食堂吃了个工作餐,草拟了合同。下午去宁德万达看了电影《悟空传》,后来听说你看电影时想到自己的感情经历多次流泪了,你把你的单相思对象张艺园的微信删除了。晚上同你眯了点啤酒,浮夸的谈了谈人生,绕着街边走了一圈。

    二十一号一早去火车站准备回家,由于我看错了动车的时间点没能坐上车,头一遭,有点莫名其妙。无奈,买了次日回家的票,再次去酒店住下,各自喝了一斤黄酒,醉意朦胧,情深义重。

    二十二号一早火急火燎赶动车,下午两点五十到达南京后,坐上奔驰商务车回到盐城,本想着给你买件外套,你拒绝了。简单吃了点牛肉面,送你上火车。

    你要从盐城去徐州,再转车到乌鲁木齐。每次送你走的时候心中都倍感难过,自此以后再无一人能陪我开怀畅饮。此刻你应该在去徐州的火车上,希望你在从徐州到乌鲁木齐的火车上能补个卧铺,对自己好些。

    夜已深,言简意赅,流水账似的文字只为记录这四天行迹。

    兄弟,晚安。